您现在的位置: 江苏省高邮市第一中学 >> 文章中心 >> 对外交流 >> 回收站 >> 校园资讯 >> 新闻纵横 >> 国内新闻 >> 正文
专题栏目
更多内容
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
相关文章
江苏以人才为“第一资源
江苏新招叠出 放眼全球面
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
人才争夺打响“世界大战
笑纳人才
清华教授学术造假调查:人
清华教授学术造假折射高
更多内容
[图文]故乡只是个传说 千万别逃出“北上广”( 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故乡只是个传说 千万别逃出“北上广”(
作者:佚名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864 更新时间:2010-6-17 10:24:59

回归族:千万别逃出“北上广”

“逃离北上广”是否只是一句美丽的口号?或者,它从没真正成为一个趋势?如今,众多的“逃离者”又都回到了大城市,成为真正的“回归族”。

“都两年多了,怎么还有人问我这事?”两年前,曹洪涛逃出北京,在浙江某县城花了几十万元买下一套别墅,这事影响如此之大,在某媒体《逃离北上广》的专题报道中,整整给他做了一个版的专访,而且放在最前面。

专访中,曹洪涛谈了很多:大城市的生存困境,外来者的寂寥心态,压抑感……

专访发表后,反响强烈,在曹洪涛记忆中,“逃离北上广”这句口号,就是从这次专题报道真正喊起来的。然而,很少有人知道,一年多后,曹洪涛在上海找了一份工作,那时,他的孩子刚出生,他必须继续奋斗。

“两年了,到底多少人逃离了‘北上广’?”对这样的问题,曹洪涛答不出来,他给了记者一个名单,那些人曾在北京工作过,后来都离开了。但仔细研究这个名单,记者却发现,所有“逃离者”无一例外,如今又都回到大城市,成了真正的“回归族”。或者,“逃离北上广”只是一句美丽的口号?或者,它从没真正成为一个趋势?

多少人成功逃离

“人人都说逃,但真正肯逃的,没有多少。”整整两年,网名为“面孔阿三”的吴玉征一直给在北京的外地人拍肖像,为了这项艺术计划,他前后共拍了120多人。

“他们都很上进,有雄心,也爱抱怨,觉得生活对自己不公,他们希望靠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这一切。”在阿三的印象中,所有被拍摄者都表示,他们将来一定会离开北京,回到故乡。但多少人真的离开了呢?许多人失去了联系,阿三也不知道他们现在的情况,即使考虑这个因素,真正逃出的,也“只有十一二个吧”,不过10%。

在许多“逃离北上广”的文章中,都会提到余世存,他在大理镇边租了农家院,“躺在床上就可以看到洱海”,朋友们来了,都说他“过的是神仙日子”,然而,却没有一个人肯留下来。对此,他有些想不通,“原以为凭我的影响力,会有很多朋友跟着来这里,没想到……”

在北京,为和朋友吃顿饭,有时不得不忍受在路上堵两个小时的痛苦,而在大理,这里有许多的书店,生活方便舒适,通过互联网,余世存给各媒体撰稿,能很轻松地养活自己。他至今搞不懂,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选择了逃离。

逃不出的“北上广”

“在上海,毕竟机会更多。”有几个月,曹洪涛确实想过在县城发展,在当地,他进了一家上市企业,一度做得很投入,但那里慢节奏与低效率,让他有了危机感。“现在是舒服,可老了怎么办?”

这种不安全感是广泛存在的,4年前,“马齿徒增”(网名)来到北京顺义,租下了100亩地,在这里,他种过中药、黄豆、玉米,没有盈利,但“得到了许多快乐”。然而,年复一年地赔下去,逼着他不得不改变。从去年开始,作为中科院植物所硕士的他开始培育草莓苗,卖给周边农民,就这样,他的娱乐成了他的工作。

如今,“马齿徒增”在自己地里呆的时间已经很少了,他亲手搭建起来的房子,住的都是他雇来的工人,在另一个地方,他又租了50亩地,依然培育草莓苗,一棵成品草莓苗可卖3元,这算不上好生意,但至少能让他从对未来的恐惧中,暂时摆脱出来。

“马齿徒增”所在的村中,已经租不到地了,租金也涨到了每年1200元/亩,是4年前的两倍。“马齿徒增”的租约是22年,到那时一切会如何?他还能掏出足够的钱继续当农民吗?

“马齿徒增”不愿想未来,“大不了,去更远的地方租地呗。”“马齿徒增”不会开车,坐公交车的话,从城里的房子到他的地,往返需4个小时。与土地为伴的日子快乐而轻松,但“马齿徒增”能感受到,城市在不远的地方,仍然压迫着他。

太多的理由,只能挺住

“离开北京?哪儿那么容易?”这是梁乐(化名)的烦恼。

梁乐开过公司,经营最好的时候,他看上京北一套高档住宅,当时要1万多元一平方米,算是最高价了,梁乐不肯贷款,算算存款,相去不多,就想再奋斗一两年,出乎意料的是,以后几年一直不顺利,房价一天天在涨,在北京扎下根的梦想越来越遥远。

前年,他在京郊租了个农家院,去年则落得只能与他人合租。4个月前,他考下了保险人员从业资格证,从老板到跑街,40多岁的他,翻开了人生崭新的一页。

前年春节,梁乐回了一次老家,离开故乡十多年,那是他第一次和父母一起过年,他住了整整4个月,他不肯承认,这次探亲其实是“探路”。

“我怎么会离开北京呢?如果回老家,孩子上学怎么办?没有更好的教育,将来他们再来北京打工?”7个月前,梁乐戒了烟,此前他一天抽三盒,钱不够,只能抽相对便宜又合口味的“飞马”。

簇新的“保险人员从业资格证”就放在他的西装口袋里,他拿出来给记者看,一边信誓旦旦地说:“别担心,我会成功的。”

故乡只是个传说

“你相信吗?在老家,我找不到工作。”张军有时把名字写成张君,他已习惯地把它当成自己的名字。许多房屋中介的业务员都会给自己重新起名字,重要的是足够响亮,客户好记。

房屋中介的日子越来越难过,张军再一次面临失业风险。还好,在燕郊他买了房子,在房价飞涨的那段日子里,他一度想把房子卖掉。

回老家,房子是便宜,但找不到工作,“我出来这么多年,也没几个熟人了,办什么事都不方便”。张军曾离开北京一年,在老家开了一家超市,但最终无法适应那里的环境,在别人非常规手段的“竞争”下,只好又到北京。对比于家乡,“还是北京好活人”。

文化落差难适应

逃离“北上广”,这是一句充满诱惑力的口号,但它与现实,有着太遥远的距离。

“在北京没混出个名堂,回家根本抬不起头。”让梁乐印象深刻的是,邻里之间可以将自私与势利肆无忌惮地表现出来,这让他难以适应。

在农村,“马齿徒增”呆了4年,但至今也无法融入那个文化氛围中,他雇用任何一个当地人,全村的人都会说他的坏话,诱导“马齿徒增”开除这个人,以增加自己被雇用的机会,这种游戏循环往复,永无止期。

对此,余世存也颇有感触,房东既不想失去他这个房客,又想利益最大化,就不断给他制造各种麻烦,最终,连余世存这样温和的人,也不得不大吵一架……

“逃离什么啊?”梁乐一脸不屑,“别的地方,还不如‘北上广’呢。”

文章录入:bgs    责任编辑:bgs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管理登录 | 
    信息产业部备案
    苏ICP备11029302号-1
    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2011-2012 江苏省高邮市第一中学
    本站域名:www.gysdyzx.com
    地址:江苏省高邮市武安路288号
    申明:本站大部分资源来自于网络,用于学习研究,如有侵权,请告之站长,将在第一时间删除!